印刷的将来来自它的过去:未来学者的挑衅预言-江苏中彩印务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印刷的将来来自它的过去:未来学者的挑衅预言

2014-6-6 10:58:40      点击:
      发展趋势和设计顾问MichaleHardt教授提出:印刷业不需要彻底改造自己来获得更大的成功。这份报告指出印刷业旧的竞争优势对其未来的发展具有深刻的意义。
  每个人都在谈论华尔街投资银行重大失误所造成的经济危机,它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把我们带到了真空状态。而实际上,我们是见证了一个大变革的发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从消费社会转变为客户社会,顺从的消费者演变为无法控制的客户。
  信息行业发生了什么?从个性化广告媒体及其预期的发展态势来看,很明显,网络正在蓬勃发展,而印刷则是节节败退。在对信息个性化和时效性优化的媒体形式竞争中,印刷业明显的失去了阵地。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全球95%的人将成为互联网用户,在那里他们可以随时寻找他们想要的任何信息,在紧接着的第二步即可出反应,如直接订购等。
  尽管印刷业通过努力成功提高了产量和速度、降低了成本,提高质量,但印刷企业依然经历着最困难的时期。印刷产品质量不再是问题,而印刷产品内容的质量成为了真正的问题,一些高质量的产品甚至不值得被发行。
  早期的印刷产品是非常宝贵的。它们被长期安置在神圣的建筑物和房间里,在那里,它们被长期储存以便世代相传。而近代的印刷产品直至寿终正寝在垃圾场也可能从未被人阅读,它们有价值的时间可以以秒计算。所以当印刷产品承载的信息内容毫无价值时,即便是最好的印刷产品,也显得毫无意义。
  巨人的威胁。我们知道对手的强项,但他的弱点是什么?巨人有这硕大的头脑,但是却没有长期记忆。数字化时代面临着巨大记忆丧失的威胁。科学家称当代总的失去的储备知识症状为:数字痴呆症。
  在公元320年,首要媒介灾祸之一就是如何避免最后一分钟。当时的数据承载体为草制纸手卷,这种手卷意外解体的机率很高。因此,康斯坦丁大帝开始了一个庞大的救援工作。所有的草制纸手卷被书(法典)所替代,羊皮纸替代了草制纸。尽可能多的文献被匆匆转移到更持久的数据载体上。可能是因为优先清单的原因,哲学成果和法律被列为最优先级,而技术信息放在其次位。也是因此,整个古代社会的工程知识完全遗失,成了考古学家今日也无法解释的谜团。
  康斯坦丁大帝开创了知识储备的先例,后人也在不断改进,直到古腾堡发明活版印刷。知识的价值被精心的保存了下来。它的核心意义不仅是要创造知识传播途径,同时也是维护文化的价值。后者常因时间的流逝被人们忽视。
  持续存档知识。现在我们的数据载体只能储存数据很短一段时间。1850年后,工业化生产的纸张的使用寿命比之前手工生产的短了很多。我们可以通过家庭照片看到我们自己照片的持久性,而磁盘的情形与此类似。NASA目前正在竭尽全力营救各种航天任务的数据。今日数码媒介有着更短的生命周期。印刷业拥有挽救我们社会失去文化记忆的知识和技能。这需要我们回到根源:持续获得知识,而不是短期的知识发布。
  技术发展方向原理上是正确的,印刷业是能够在短时间内让大量数字化资料模拟再现,并可通过多种方式提高能力。但是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直接指向如何进一步加强消费。毕竟现在还是客户和生产导向,我们对社会经济学概念并没多太多想象空间。
  这是真的吗?当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就被印刷业的文化传播使命所吸引。重回使命触发行业复兴,印刷业的未来就在它的传统文化价值中。这意味着印刷业有着一个清晰的视图:纸张生产企业再次需要生产可持久使用的纸张;油墨生产企业需要生产高程度的光牢度油墨;对于印刷设备生产商则需要生产可将数字化数据转化成持久的模拟印刷品的印刷设备。经典的书籍装订方法和超现代的印刷技术提升,将为印刷业带来划时代意义!
  我们需要信息业提供值得阅读和记忆的内容。我们还需要一个君士坦丁大帝,伟大的认识到数字痴呆症带来的问题,并想到解决办法。